生活,就这样散文似地过去了

作者:匿名 - 亲情 -

(文/叶子)“一碗汤房”是新新人类攒出来的又一只幺蛾子。解释起来也简单,说是小夫妻为了防止俩人经年累月地腻在一起,产生审美疲劳,时兴在同一小区内买两套房子,两口子比邻而居,各有空间,以杜绝婚姻的N年之痒。两套房的标准距离是一碗热汤盛出锅端过去,汤正好微温,“一碗汤房”由此得名。

生活,就这样散文似地过去了

机缘巧合,我家在同一小区里倒有一套“一碗汤房”。但不是两口子吃撑了闹分居好上演端汤秀,那房子说来话长。老早以前,房市还没有现在这么亢奋,我买了新房子,腾出来的旧房子因为年头久,面积小,单位就作价便宜了我。那时候我父母年事已高年,经常进城就医,就在这套旧房子里安顿了下来。平日里,我家要是做了好吃的,就先盛出来一碗,让儿子飞跑着送去,送到以后,那汤还是热乎的。两家的距离正符合“一碗汤房”的刚性指标。

我爸妈是退休教师,过穷日子抠唆惯了,又长时间的猫在家里,难免跟社会脱节。你回去跟他们说点新鲜事吧,他们总感觉匪夷所思,愤愤不平。买了东西带回去,只报一半的价格,还能吓着他们。说我们败家浪费东西不会过日子。时间久了,长了记性,回爸妈家就换上端正朴素衣服,纽扣系到脖颈下,跟要出席党支部会议似的。免得二老从头到脚地打量,像小女孩偷搽了妈妈口红被抓了现行,又尴尬又烦人。

爸妈住的老房子跟学校紧邻,学生的读书声都能听得真真的。那段日子父母身体还健旺,嫌我们两个人疯忙起来饮食不规律,给孩子吃垃圾食品,不科学养娃,包揽下了宝贝孙子的午饭。二老一笔一划地记下孙子的作息时间,可丁可卯地上市场买菜做饭。这事二老有明确分工,老妈在楼上忙活饭,老爸去楼下等孙子。只听我妈在楼上伸出脑袋问:来了吗?我爸在楼下应声:来了来了,下面条。这场景后来被我同事看到了,笑了我好久。我跟老爸说你别出来接了,小子下课了自己会回去。老爸就跟没听到一样,自己咕哝:娃娃们都穿上校服,还真不好认呢。

祖孙同桌,是一家人最开心的时候。一间小屋里,撒欢的儿子,罗嗦的老爸,在餐桌厨房之间转圈的老妈,有浑然一系的完整,祖孙三代人,浓眉毛,大眼睛,下巴上的笑窝,就连咀嚼的动作,拿筷子的姿势都如出一辙,真没有比此刻更能让人感受到人类的传承关系了。我在一边看着,常常饶有趣味的观察他们:老爸因为脑血栓后遗症,走动不灵便了,越发地显得老态龙钟。近距离时,我都不敢仔细地打量他,看他脸上深刻的皱纹,迟缓蹒跚的步子,我有对时光流逝的深深畏惧。怕有一天我垂垂老矣,也坐在他现在的位子上,逗弄孙子,间或有女儿敷衍地问候他的起居和最近的食量。

小孩子心思灵透,最知道谁会无条件的宠爱自己。遇到在爸妈这里行不通的事,儿子会在第一时间跑去姥姥家求援。上科学课需要的电线、豆子,上美术课用的布片、毛线,捉蚯蚓的小药瓶,捅鸟窝用的长杆子,几乎有求必应。进得门来,儿子攀上姥爷的膝盖拔他眉宇间的毫毛,央求姥姥做他突发奇想编出来的吃食。一声声叫得撒娇又任性:“姥姥,为什么要叫姥姥呢?是不是因为你太老啦”、“姥爷,等我长大了,你是不是就死啦”听了儿子的浑话,我厉声呵斥儿子闭上他的狗嘴,二老非但不向着我,还夸孙子真聪明,脸上笑开了花儿……

我还是老毛病,总是在某时情绪化,为某事不理智。为了父母娇惯孙子,我跟父母闹了不少别扭,把二老气得够呛。比如无限制的给他糖吃,毫无节制地吃肉,比如为了不让我知道,二老轮流给孙子把风,让他看动画片;比如每回吃饭,都把小子的肚子撑得圆滚滚的。小学毕业的时候,这小子已经成了一个小胖子,上楼气喘,运动会上只能当板凳队员。为这个,我老妈直着脖子跟我吵:干嘛不给吃饱啊,干嘛不给吃饱啊,娃娃正长身体呢,卡食了就长不开了,你就是小时候嘴刁挑食,才脑子反应慢的。逼得我实在没法子了,不许儿子去姥姥家吃饭,老妈根本不吃这套,照样把饭做好,卡着钟点送到家里来,我们回家一揭饭盒,饭还热着。

几年磕磕绊绊的时间过去,父母飞快地老了。老爸在一场病痛中苦熬了三年,溘然西辞。一夜之间,老妈的头发白了,再也没有心劲儿为了孙子跟我吵架,终日黑白颠倒地陷在沙发里打盹,儿子长成了小伙子,有忙不完的学习和作业,不再爬上膝头耍赖撒娇。我家的“一碗汤房”物是人非,没有了当初的笑声和热闹,空寂下来。

直到今天,我也没有攒出来够买二套房子的银子。老少三代人还是各自宅在自己的蜗居里,痒了就挠,挠完再痒。直到如今,但愿也能直到永远。

菩提文库 该篇文章地址:http://www.ptfo.net/24/2195.html

点击阅读全文



更多关于 亲情 相关内容>>


rfedfre

女人烦恼之家事大如天

(文/云西子)一年四季里,我最不喜欢是冬季。左一层右一层的武装到牙齿是其次,最怵的是那种萧条的味道。虽然本性里不是个爱热... ...

rfedfre

我们缺席了彼此最重要的十年

(文/Silan)今天又和妈妈吵嘴,为了做菜时到底放不放味精。上次吵嘴是因为草莓该怎么洗,上上次是因为洗完头发要不要用吹... ...

rfedfre

有一种距离叫做生离死别

突然觉得人的生命是如此的脆弱,听见电话里姑姑急促的声音我就知道出事了。上周星期五妈妈给我打电话问我周末有时间么?我说要考... ...

rfedfre

在贫穷挣扎中去世的父亲

父亲是在他生命的第49个年头上去世的,那一年,我正好考上大学。父亲得的是肺气肿,一说是肺穿孔,到底是什么病,至死也没有搞... ...

rfedfre

感谢我的伯母,我的妈妈

我的“伯母”其实就是我的母亲。那时家里的光景不好,家乡有一种风俗,穷人家的孩子过房(过继)以后好养活。哥哥过房给二叔而我... ...

rfedfre

妈妈也会有想妈妈的时候

(文/积雪草)母亲有一只檀香木的首饰盒,小小的长方形,有一本书那般大小,上面像浮雕一样凸起层层的花饰纹路,深紫红的颜色,... ...

rfedfre

希望有一天,在世界的尽头,还可以遇见你

此经一月,却像完成了蜕变一样,历经种种。失去了挚亲的人,丢掉了心爱的人,身体像发酵一样,泛滥着侵蚀的味道,就连唯一的一点... ...

rfedfre

妈妈已经老了,确实已经老了

此篇,写给全天下所有的母亲们:染指经年,岁月的芊芊玉指画出了一个个的圆,生命,本就是一个圆,以点开始,又以点结束。一代代... ...

rfedfre

一只鸡蛋就可以给我们传递无穷的温暖

(文/孙道荣)朋友曾在一个边远省份支教。当地很贫穷,吃得很差,有的孩子早上去上学,甚至是饿着肚子的。为了帮助这些山区里的... ...

rfedfre

平凡的女人,不凡的一生

家里有一本相簿,贴满了年代久远,但却保存得极好的照片。照片里的那个少女,标致美丽。漆黑发亮的头发,长可及肩;长长的丹凤眼... ...

rfedfre

好好利用爱,把自己和自己的人生变得越来越理想

一个人,一个生命的终结,最后在他的人生履历上刻上两个字:命运。供还记得他的后人评说。 命运是以前的,不是以后的,所以,你... ...

rfedfre

世界上还会有人纯粹因为爱而一辈子记得你的电话号码吗?

有时候我想,莫非孤独这东西也有遗传性不成?记忆中,祖父是个孤独的人,他极少同人交往,漫长的冬夜里就自己一个人哼着不知什么... ...

rfedfre

即使背包再沉,也都是母亲对我深深的爱

去年骑完西藏后,正好有机会回家过中秋节。自从上大学和工作后,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在家和家人一起度过中秋节了,算算大概有七年的... ...

rfedfre

那是一碗滚烫的韭菜馅饺子,吃得儿子想哭

(文/徐立新)儿子回乡下的老家看父母,但只能在家待一天一夜,第二天早上5点半就要走,临走的前一天晚上,儿子跟母亲坐在老房... ...

rfedfre

这样的亲情让我流泪感动

这几天都呆在医院里陪着妹妹,看着妹妹日渐瘦削的面容,心里很不是滋味。母亲早早就离开了我们,于是照顾妹妹的重任自然落在我的... ...

rfedfre

娘,这一生,儿还能见您几次?

写下这句话时,儿的泪已如泉涌。娘,今年您该七十有五了,如果老天还能让您活到一百岁,那么,儿只能在您有生之年再见您二十五次... ...

rfedfre

有一种感情值得我们一辈子去珍惜

是什么样的思绪在安静的夜晚里悄悄泛起,随即那一点牵挂便涨满了整个心房?是什么样的感动在一个毫不相关的瞬间突然掠过心头,让... ...

rfedfre

平凡的爱在于点滴!

爱在哪里?有人说,爱在一瞬间;有人说,爱在长长久久;而我认为爱却在点点滴滴中。 什么爱是世界上最宝贵的呢?有人说,是朋友... ...

rfedfre

亲情是条柔软的绳索

(文/萱小蕾)从记事起,他就目睹父亲吃喝嫖赌,还常常在醉后的夜里对他和母亲拳脚相加,第二天醒来时,却不记得妻儿身上的伤痕... ...

rfedfre

父亲是大山也是大轮回

昨天晚上,我刚从大秦岭回来,尽管双腿没有跑多少路,可还是感觉到很累很累。心想躺一会儿洗个澡,准备积蓄能量夜里再看欧洲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