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还是很爱她

作者:匿名 - 亲情 -

昨天母亲节,打电话回家。她正在伺弄她的新宠——蔬果农场。“我和你爸在弄那个小农场呢,你吃饭了吧,没吃就快去吃吧。没事我挂了啊!”本来还想和她聊两句,被她草草两句话就把所有的话憋回去了。

我想我还是很爱她

看着电话,一个人发愣。好像,从来我对她来说就不是很重要,好像从来如此。以前打电话回家要是她在打牌,就会用更加精简的话来打发我的电话。去前年我告诉她玩QQ农场后,一发不可收,天天霸站着电脑偷菜种菜,现在终于把QQ农场的热情转移了,因为在外婆家附近弄了一小快地,终于有机会把她痴迷的QQ农场搬到现实生活里来了,自然,热情又都到了那上面。

以前还在他们身边的时候,不论下多大的雨,她从来就未曾给我送过伞。南方的雨季,有时候,一场雨来的没有一点由来,说下就这么突然的降场雨。有的时候,刚好撞上放学的时间点,要是知道父亲不在家,那么即使再大的雨,我也一定不会等,因为我清楚,我非常清楚,她是不会给我来送伞的。记得有次,周末的时候去上书法课。刚好下课前十几分钟就突然下起了暴雨。因为那天父亲加班,我知道不会有人来送伞,就冲进了雨里。等我顶着瓢泼大雨回到家里的时候,她睡着了。全然不知外面在下大雨。我的心情自然好不到哪里去,黑着脸敲门,把她敲醒。看见我淋成了一个水人,她一脸惊讶的说:“耶??下雨了?!”我当然就气得只想晕过去。没好气的狠狠回了一句“没看见全淋湿了!?”“那你快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吧!”我当时心想,我就不换,让我几天后就这样病死好了。

但是若是父亲在家,我是全然不会有气的。一如我非常清楚她不会来送伞一样,我亦非常肯定,父亲肯定会来救我于水中!当然,我还是不会对她有好脸色看。

小的时候,她对我的管教也极为严厉。小学的时候,考试的成绩必须是前三名。要是班里有同学什么语文数学什么的都考了百分,我没有那么多满分,或者成绩不在前三名,回家就一定有一顿好果子吃。至于是“竹笋炒肉”还是饿上一两顿饭关在房里反省就看她的心情了。

小学未搬家之前,我家和学校住的非常近。那所小学没有围墙,我家到学校的距离只有几步之遥。而最为致命的是,当时教我的很多老师也是她当年的老师!而且她还和那些老师关系特别好!所以,我得到老师的“特别关照”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

记得有次,是一个夏天的下午,没有任何来由,没有任何准备,正在玩的好好的我,突然被数学老师抓壮丁一样抓去考什么奥数。数学一向不是我的强项,我自然是不去。死活不去,因为自己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我丫的就不是搞数学的料。我到现在都没想清,当时到底是那个老师发现有人临阵逃跑没人把我抓去顶个人数还是怎么回事,就是坚持要我去。我和老师僵持着的时候,她从家里走了出来。也做起了老师的说客,“你就去考下啊,就当是做题做作业好了。考好了没考好又没人怪你,我又不会打你。怕什么你?”我当时死活不去,一是因为知道自己数学不行,肯定过不了,二也是怕她打。连平时一个没留神没考好都会遭到一顿“竹笋炒肉”的我,怎么可能会去冒这样的险,要知道,她打我的我武器并不是普通的竹棍,而是那种细细的竹竿,下面一大节劈成条状,上面却没分开,打一下夹一下肉。一顿打下来,要命的!但是有了她这句话,又赖不过老师的劝,就去了。

结果很快成绩就出来了。考了个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了最低分,三十多。成绩出来的那天我还并不知道。还天真的以为就和她说的那样,就当是去做作业,自然也就没放在心上。等着我下午玩的兴高采烈的回家去的时候,发现气氛很不对(在她的管教下,我以任何人都想不到的小的年纪就已经熟练的掌握了察言观色这一项技术)。还没等我做出任何反映,马上就听到她一声大喝“你给我跪下!”我吓得两腿一软,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跪了下去。然后就听到父亲一声叹息“你太不争气了”后就走了出去。我立刻就明白,等着我的,又是一场腥风血雨。果然,她一边打一边骂,在她的骂声和我凄惨的哭声中,我终于明白,是我被骗了,她并不没有不在乎那上面所谓的“做作业”,因为“作业”的成绩很难看!

每次被打完后的晚上,我就开始失眠。那时候年纪还太小,不是因为什么心事而失眠,而是身体实在太痛。每次一被打,双腿几乎就可以用血肉模糊来形容。一双腿,从上到下,布满那特制竹编留下的鞭痕,一大半的鞭痕渗出血。被打后连哭都不敢大声哭,因为只会让我被打得更厉害,让她下手更重。所以只能到晚上抱着一双伤痕累累的腿一边掉眼泪一边龇牙咧嘴的忍着疼痛。

就这样,在默默之中习惯忍受所有的疼痛,然后逐渐长大。到了高考填志愿的时候,毅然决然的选择了远离家的城市。只是很简单以为,远离了她,就不会再有疼痛。

大学后,每次还没到放假的时间,她就不停的发短信打电话来问放假的时间,想要吃什么。我空间里有新写的任何心情,发的任何日志,一有任何显示我心情不好过的不好的文字出现,她总是会在一楼出现,永远都是那句“宝贝,不管……”看到这些,心底总是不可压制的泛起一丝丝暖意,尤其是在看过很多人与人之间的算计争名夺利之后。

前不久五一,很早就说五一回去过。她还是这样子,很早就开始不停的发短信反复确认我回家的时间,问我想吃什么。我就随口说了句“煮点麻辣豆腐吧”。结果晚上一回到家,她就马上端出一碗来,那碗是家里最大的碗。然后又在厨房里忙开了,乒乒乓乓后帮我弄了顿晚饭,都是我喜欢吃的。感动就在一刻,来的那么强烈。

回家后的第二天,她说:“昨晚都不知道怎么搞的,昨晚一晚都睡不着。估计是因为你回来了,兴奋着了。”我心里小小的窃喜了一阵。不知道是因为我现在开始一年到头没几天待着家里的原因,还是因为她现在的年纪越来越大的原因,越来越喜欢和我唠叨各种家长里短。我一回家就和我唠嗑,聊家常,说心里话。而我,在时光的打磨下,在看过了越来越多的人情冷暖后,居然一点都不反感她的啰嗦,她的唠叨。甚至还会帮她出谋划策。

今天又打了个电话回家,听到电话那头她的声音一副沙哑的样子,我竟然斥责起她来,就像小的时候她呵责我一样,“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不知道照顾自己?!吃药了没有?你肯定又以为舍不得没去看医生吧,昨天和你打电话没说几句还没让我听出来,今天就严重了吧!现在才开始,赶紧去看医生,趁早赶紧治!”说完,我突然意识到,其实昨天,她是为了掩饰自己感冒。

突然潸然泪下,我想,不管曾经如何,但她始终是这个世界上在乎我在乎那么多的人。我想,我还是很爱她!

这篇内容就是由菩提文库 小编为各位整理 本文地址:http://www.ptfo.net/24/1564.html

点击阅读全文



更多关于 亲情 相关内容>>


rfedfre

妈妈,一个温暖而疼痛的名字

妈妈,一个温暖而疼痛的名字,该说些什么,怎样表达才能更贴切些。似乎,没有任何语言能够驾驭这种情感。因为深刻,因为感动。而... ...

rfedfre

我不仅是做女儿的,我也是做媳妇的

在我敲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我们徐乐早已出门去驾校了,窗外的阳光温暖至极,虽然夹带着这个季节特有的丝丝凉风,温暖却依旧直逼人... ...

rfedfre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文/魁岸了)外公,您还好吗?思念如潮水般泛滥,真的好想好想您,每次忆起您,喉头便开始哽咽,心开始隐隐作痛。思念,自责,... ...

rfedfre

岁月中,那一抹淡淡的痛

(文/楼兰女子)我喜欢夜的黑,喜欢独立阳台,任一缕晚风轻拂发际,任一抹思绪缓缓袭来。 爱恋也许不再浓烈,亲情却依然还在。... ...

rfedfre

在那遥远的地方

(文/紫琪容)从小我就一直在父母身边,从未离开过城市。唯一一次远离城市便是在六岁那年回到了姥姥家。 姥姥在家族败落后就住... ...

rfedfre

如果有一天,生你养你的两个人都走了

如果有一天,生你养你的两个人都走了,这世间就再没有任何人会毫无保留地真心真意地疼爱你了。所以,孩子们啊!当你们再去回忆和... ...

rfedfre

世上最疼我的那个人去了

(文/张洁)1991年7月底,妈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衰老了,身体也分崩离析地说垮就垮了,连个渐进的过程也没有。自19... ...

rfedfre

母亲请原谅我让您久等了

母亲真的老了,变得孩子般缠人,每次打电话来,总是满怀热忱地问:你什么时候回家?且不说相隔一千多里路,要转三次车,光是工作... ...

rfedfre

爱情与亲情,难以左右逢源

(文/雨谣)一个女孩找我,对我说:姐姐,你能帮我写篇文,以祭奠我逝去的爱情吗?我欣然应允。女孩便将她2年的爱情简短地向我... ...

rfedfre

要相信有些人是用心爱你的

(文/原来夏奈是男森)我小的时候,常常觉得外婆房间里的橱柜是个神奇的地方。每一次妈妈带我回外婆家时,外婆总是能从里面拿出... ...

rfedfre

家有老爸,我就欢喜

昨天叫豆友给老爸发短信,估计老爸是第一次见这架势,高兴的嘴巴都合不拢了,给我打来电话,丫头,你有好多朋友都来给我发短信祝... ...

rfedfre

母爱超越生命

(文/魏强)我所做的医学实验中的一项,就是要用成年小白鼠做某种药物的毒性试验。在一群小白鼠中,有一只雌性小白鼠,腋根部长... ...

rfedfre

最温暖最伟大的父爱

(文/石涧竹)隔壁的小吕从湖北老家回来,给我们讲了这样一个故事。1998年8月1日晚上8时左右,湖北省嘉鱼县接兴洲长江大... ...

rfedfre

珍惜拥有,不枉深情

寂静的清晨,天还未亮,寒气袭人。街道上只见几个匆匆的人影,大概和我一样无奈的奔向某个地方。我的无奈只在心里一闪而过,迅速... ...

rfedfre

如果有一个这样的父亲,你会原谅他吗?

一年有365天,他回家从未超过10次! 一学期有4个月,从小学到中学,再到现在的大学,他从未陪我去过一次学校,哪怕只是一... ...

rfedfre

两年回家一次成客人

自打毕业参加工作后回家的次数是越来越少。从半年演变成一年,然后又从一年演变成两年。在这期间,内心有过无数次挣扎。是要家人... ...

rfedfre

我拿什么来奉养您,我的双亲

(文/所谓伊人)爸爸,妈妈!你们好,在这样的寒夜里,儿子给你写信。你一定很奇怪,每天都打电话,干嘛还要写信这么麻烦?实际... ...

rfedfre

李开复:回忆我的父亲

对儿时的我来说,父亲是个严肃而遥远的人。从我出生到11岁赴美之前,他给我的感觉,总是有一点点沉默和神秘。他留给我最深的印... ...

rfedfre

平凡的女人,不凡的一生

家里有一本相簿,贴满了年代久远,但却保存得极好的照片。照片里的那个少女,标致美丽。漆黑发亮的头发,长可及肩;长长的丹凤眼... ...

rfedfre

一只鸡蛋就可以给我们传递无穷的温暖

(文/孙道荣)朋友曾在一个边远省份支教。当地很贫穷,吃得很差,有的孩子早上去上学,甚至是饿着肚子的。为了帮助这些山区里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