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周刊封面里的新中国60年变迁

作者:匿名 - 时代 -

    《时代》封面里的中国当然是西方人眼里的中国。但是,新中国60年的沧桑巨变,这本周刊也同时见证了中国的发展和影响。

    “60年,中国人有太多值得庆祝的成就,但是,与此同时,中国追逐世界权力的道路才刚刚开始。” 9月19日,美国《时代》周刊网站上,9月28日的杂志提前出现,除美国主刊外,其亚洲、欧洲和南太平洋版封面主角皆为中国:金边红心的五角星占据整个封面,“中国时刻”的字样嵌在中央。这篇题为《通往繁荣之路》的文章开篇这样写道。

2009年9月28日

在《时代》创刊整整86年的历史中,这是第一次,这本杂志将繁荣二字直接用在一个“超级大国”的身上,也是第一次,将中国与世界权力一词并排印刷。

如果综观这本杂志历年对于中国的有关报道,你会发现,从对红色政权的恐惧观望到放下身段后的质疑,某种程度上,《时代》周刊从另一个角度为我们提供了测量发展中国进程的全新样本,而回顾那些曾经出现在《时代》封面上的中国话题,也许可以让我们对过去60年进行一次清醒的回访。

1949~1977:悲观审视,遥望“恐怖中国”

这是中国亮相《时代》封面最为密集的时间段:28年的时间里,有21次封面给了这个在社会主义道路上蹒跚前行的国家;这也是对中国误读最为严重的时间段:从毛泽东背后爬满的蝗虫、到对台湾耽耽盯视的巨龙、再到有色眼镜下被扭曲的周恩来;深层误读的背后,是西方国度对于红色政权的模糊恐惧:《橡皮共产主义者》《疯狂的跃进》《饥饿的巨人》《孤航》……这些标题饱含悲情色彩,弥漫着难以言说的孤独与可怖,彼时的西方对中国既有恐惧又有疑惑,他们用 “狂热”和“非理性”来形容彼岸的中国。

1949年2月7日

《时代》对于新中国的认识始于1949年,这一年的2月7日,在蒋介石8次登上《时代》封面之后,毛泽东第一次成为《时代》封面人物。这篇报道的背景是,美国人眼中的亚洲英雄蒋介石眼看失去了中国,而几个月之后,毛泽东将站在天安门的城楼上,宣告一个时代的开始。这篇封面报道洋洋洒洒近4000 字,绝大部分事实引自埃德加·斯诺写在12年前的《红星照耀中国》,值得一提的是,根据这些二手事实,作者还是发出了感慨:“这个国家的年轻人拼命想抓住未来,但未来是什么,他们不知道。”

1959年,新中国成立10周年,《时代》第9次将目光对准中国,10月12日,当时的国家主席刘少奇成为封面人物。题为《呆板的人》的封面文章和满纸的忧虑证明,10年过去了,美国依然没有停止唱衰中国:被孤立的中国、大跃进的严重后果、中苏关系陷入僵持。在文章中,刘少奇塑造成“呆板”、 “受制于人”的晦涩形象,这个形象成为《时代》眼中的全部,封面上,神色忧虑的刘少奇背后,是数不清的红色蚂蚁。

1959年10月12日

1967年1月,《时代》的开年之作继续将目光投向被文化大革命烘烤得失去理智的中国,毛泽东成为封面人物。他目光炯炯,眉头紧锁,长城化成一条巨龙,将他紧紧围住,形成困局,旁边的文字与画面暗合:《混乱的中国》。在以《蝎子的舞蹈》为题的封面报道中,记者以一种受惊的语气描述了文革中的中国,那种膨胀的热情显然吓到了他,而“蝎子”临死前挣扎状似舞蹈的比喻更暗示疯狂的运动是国家颠覆的前兆:中国到底是要走向清洗后的纯粹社会主义,还是会引火烧身,最终自我摧毁?

1967年1月13日

1975年2月3日 

如果说新中国成立后的20多年里,《时代》始终都在以一种偏见式悲观视角来遥望东方,那么这种悲观在1976年几乎达到极致——这一年是国殇之年,周恩来、朱德和毛泽东三位领袖相继去世、一场大地震将唐山夷为平地,没有哪一年的悲痛来得如此密集。9月20日,《时代》以“后毛泽东时代”的封面向中国这伟人表达了迟到的敬意,《舵手去世》的封面报道对毛泽东作出了较为中肯的评价,但它也在担忧,失去舵手后,中国这艘巨轮将航向何处。

1976年9月20日 

 1978~1998:喜忧参半,几度“垂青”邓小平

世界在这二十年间经历剧变,经济衰退磨掉了西方人的锐气、国家与国家之间愈发紧密的联系、中国国内一场颠覆自我的变革……东方的崛起令人震惊,同时也让人们发现了一个有着无限可能性的中国。2005年,马丁·雅克在《卫报》一篇评论中这样谈起1978年:1978年的尝试创造了完全不同的历史,中国的转变使世界重心东移,权力不再只掌握在欧美手中……中国的改革开放使美国人看到了中国融入西方的“希望”,然而与此同时,一个日趋强盛的中国又令美国政府深感不安。也是从这一年,《时代》开始以一种新的姿态和笔触来审视中国,当然,这种审视,依然充满质疑和忧虑。

1979年1月1日

“让中国睡吧,她一旦醒来,世界会感到遗憾。”1958年,毛泽东为封面人物的时代周刊曾经引用过这句话,20年后,当邓小平于1979年元旦再次登上时代封面并被评为1978年度人物时,这句话经加工后再次出现,“中国?那里躺着一个睡着的巨人。让他睡吧,因为一旦醒来,他将改变世界。”在以《邓小平的梦想》为封面标题的文章序言中,记者第一次用一种毫不吝于赞美的句式开场:“邓小平向世界打开了中央之国的大门,这是人类历史上气势恢宏、绝无仅有的壮举!”同时,面对那些迅疾的变化,《时代》也感到疑惑:西方人很难理解,为什么一个人口如此众多的民族可以这么迅速地颠覆了自己?这就像让一艘航空母舰在一枚硬币上掉头。

1984年4月30日

大概没有谁能够如此密集地登上《时代》封面。仅仅从1978年12月底到1979年2月初,不到一个半月,邓小平连续三次成为封面人物。 1979年1月28日,正值中国农历大年初一,邓小平应邀访美。2月5日的《时代》封面上,邓小平再次成为封面人物,旁边大字标题写着:邓到访了。“一个小个子的(才5英尺高),上了年纪的(74岁)中国绅士从华盛顿附近的机场降落的白色波音707上走下,开始了他兴奋的、长达一周的美国访问。”而这次访问,被公认为一次“蜜月之旅”,期间邓小平头戴牛仔帽,向美国挥手致意的友好自信形象也定格在中美友好交往的历史中。

1985年9月23日

1997年,邓小平的辞世不仅令整个中国万分悲伤,同时也令大洋彼岸的美国备感失落,在3月3日最后一次以邓小平为封面的《下一个中国》专题中,《时代》周刊的记者以晦涩而模糊的笔触表达了对未来中国的悲观,在这篇文章中,美国对于邓小平离世的矛盾心态一览无遗:他们肯定中国的改革,但担心下一任政府会偏离方向;他们不回避中国的巨变,但坚称这是对社会主义抛弃的结果;中国的增长令他们折服,但同时也令他们万般焦虑……文章最后对中美关系作出悲观性预测:“中国还没有清楚地认识到自己在世界舞台上所扮演的角色”,因此造成“种种不安定因素”存在的可能。最重要的是,一如1976年毛泽东离世的那期专题,20年后,面对中国邓小平的时代的结束,美国所表现出的,仍然是不安与忧虑:邓小平之后,中国将何去何从?

1997年3月3日

1997~2009:浓墨重彩,多维视角讲述中国故事

事实上,在1997年邓小平逝世后,《时代》主刊对中国的关注明显减少,克林顿访华、加入WTO、成功举办奥运都没能让时代纳入封面进行剖析,但仅有的几次封面报道却堪称声势浩大。

2005年6月27日,已逝世近30年的毛泽东头像背靠长城再次出现在《时代》封面,成为中国缺席《时代》封面长达7年的终结。一组长达20多个页码名为《中国的新革命》专题报道中,文章以中国崛起为主线,从中美之间日益繁密的关系、中国社会的变化、美国大企业对中国的影响等方面,全面解读中国的经济、社会、人权等情况。在这张充满波普艺术风格的画像上,毛泽东身穿布满“LV”标识的中山装,散发出强烈的光芒,这是《时代》的隐喻,也是对中国这场新革命的西方式解读。

1999年6月7日

 2007年,《中国:一个王朝的黎明》的封面以长城和喷薄而出的红日为背景,“当美国身陷伊拉克战争无法脱身时,一个新的超级权力已经来临,我们应如何面对?”正如封面的寥寥数语所展现的那样,美国对于中国的威胁感随着自身的乏力而日渐强烈,以至于一向老成持重的《时代》要躬亲献策,告诉小布什如何才能与中国打交道。

2005年6月27日

2007年之后,《时代》主刊没有再将目光聚焦在中国大地上。而与此同时,20世纪90年代末创办的亚洲版则承担起用多维视角关注中国并呈现变迁的责任。

政治方面,《时代》亚洲版保持了与主刊相同的关注角度。1999年9月27日,中国50周年国庆,《时代》亚洲版封面将新中国三代领导人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聚在一起。2002年4月22日,胡锦涛登上《时代》亚洲版封面,微笑着的胡锦涛挥手致意,下面的大字标题是《开始认识胡》。

2007年1月22日

相较于政治报道的传统处理方式,《时代》亚洲版对中国社会问题的报道更加立体。1999年3月1日的封面上,烟雾弥漫的道路上,中国人一手骑自行车一手捂住口鼻,封面故事《中国喘气》讲述中国环境污染问题;2000年2月28日的亚洲版封面故事谈论的是网民和网络给中国带来的影响,封面上中国青年头戴绿色军帽,传统帽沿上的红五角星被改成@图标。而回顾《时代》亚洲版的2008年,就会发现,从中国年初的雪灾、到四川地震、再到8月份的奥运,中国人经历的大喜大悲都被这本杂志一一呈现。

2008年5月26日

  60年里,《时代》对中国的叙述有偏差也有真相,它的视角几经调整,对中国的观察也愈发成熟,不可否认的是,《时代》的讲述始终建立在西方语境的基调之上,但透过这些或客观或偏颇的封面,我们能够看到的,皆可被概括为一个现象:世界在变,中国在变。

60年前,毛泽东代表一个新的政权登上《时代》封面,60年后,中国以一颗闪亮红星的形象使这一时刻永恒。这是一本西方杂志的见证,也是一个国家60年的不断寻找;这是《时代》的故事,也是中国自己的故事,更是一本杂志如何认识一个国家的故事。

红五角星加上汉字“中国”,时代封面以“中国时刻”报道新中国60周年以来取得的惊人成就。

文章作者沈大伟是美国最着名的中国问题专家之一,美国密歇根大学政治科学博士。在奥巴马提名亨茨曼担任新任驻华大使之前,沈大伟(汉名)曾是候选人之一。

1983年至1985年,沈大伟作为第一位在中国学习国际政治的美国学生,在北京大学国政系(现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学习。他还曾在南开大学和复旦大学求学。

最新一期《时代》周刊(9月28日,提前出版),封面以新中国成立60周年为主题,盛赞新中国成立以来取得的伟大成就。

文章称,那些曾经怀疑中国、预言中国崩溃的观察家,都低估了中国。中国有着很强的适应能力,在过去的60年里克服了无数困难,将来也会如此。

除美国版《时代》之外,最新一期《时代》亚洲版等各版封面,均以代表中国的红五角星作为封面,配以醒目标题——“China's Moment(中国时刻)”。

封面显要位置用了“中国”两个中文字体,并写了这样一句话:“尽管中国走了一条漫长、曲折的道路,但在新中国建国60周年之际,中华人民共和国昂首挺立。”处处彰显美国媒体对新中国建国60周年的高度关注。

《时代》刊登了美国着名中国问题专家沈大伟撰写的封面文章《中国60岁生日:繁荣之路》,文章阐述了新中国成立60年来在经济、政治及国际角色方面取得的巨大成就。文章提到,60年前,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面对数十万民众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那一刻代表着中国人的自豪和希望。文章指出,新中国成立60年来,中国向成为世界主要大国实现了重要进步。

新中国在几代领导人的带领下不断发展,文章说,中国领袖毛泽东建立了中国工业化体系,为世界最大人口国的人民提供温饱、住房和其他基本需求,人均寿命和人民文化程度也大大提高。

    而中国第二代领导人邓小平改变经济路线,将普通中国人的创业精神释放出来,30年后,中国社会实现全面发展。现今的中国超过2亿人走出贫困,有越来越多的中国孩子接受九年义务教育,基本教育普及率不断提高。

作者称,他本人在过去30年来每年都会访问或住在中国一段时间,因此有机会见证中国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我1979年首次来华,对中国改革开放后的变化感受颇深。”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中国实现了迅速的经济增长,世界目睹了中国非凡的成就。中国近期超越德国成为世界最大出口国,中国的国民生产总值在2010年将会赶超日本,并且可能在2020年赶超美国。

以往中国经济的发展主要靠出口,低附加值、技术含量低的产品居多,而现如今中国开始提供高科技产品,正在努力在电子和生物技术方面实现技术创新。得益于经济的繁荣发展,中国拥有世界最大的外汇储备,并开始向国外大量投资。

现在,有37家中国跨国公司名列《财富》全球500强公司名单,而十年前仅有6家上榜,而《财富》美国公司500强中多达450家全球企业都在中国设有生产线和商务代表处。中国已经成为世界最大的外来直接投资吸纳国。

作者指出,“中国有太多需要庆祝的事”,中国的军事力量正在不断走向现代化,在外交领域也赢得了全世界的广泛尊重。随着国际威望的不断上升,中国与美国、俄罗斯、欧盟等世界主要力量相处融洽,在亚洲地区外交事务中也发挥着重要作用,中国也不断加深在全球事务中对国际组织的参与。

中国软实力的不断增长也得益于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辉煌成功,明年在上海举办的世界博览会同样会提升中国的软实力。10月1日在北京举行的60周年庆祝活动、各种军事装备的集中亮相以及受阅士兵整齐的步伐必将让世界印象深刻。在这些可见事实的背后,中国是从国际金融危机中复苏的第一个主要经济体,事实上也是引领世界复苏的一个主要经济体。

文章在结语中指出:“新中国成立60年,战胜了无数次严重内部危机、边境战争和国际社会孤立,外界观察家们对中国的国力和适应力也有所低估。”作者对于中国未来的发展充满信心,认为那些曾经怀疑中国、预言中国崩溃的观察家,都低估了中国。中国有很强的适应能力,在过去的60年里克服了无数困难,将来也会如此。

《时代》周刊指出,美国在这个世纪的相对力量会走下坡,而中国的力量将上扬,这已既成事实。中国经济发展之快目前可说是首屈一指,中国更踏上国际政治舞台,积极参与外交事务,要说21世纪是中国的世纪并不夸张。

《时代》周刊的分析还认为,中国只会和平崛起,中美间并不会出现战争以及失控的经济竞争。(综合报道   国庆献礼)

菩提文库 该篇文章地址:http://www.ptfo.net/12457/1222815.html

点击阅读全文



更多关于 时代 相关内容>>


rfedfre

Twitter时代叽叽喳喳

    美国共和党议员纽特·金里奇近日在 Twitter网站上批评美国总统奥巴马对待索马里... ...

佛陀时代是否有经忏,经忏的起源何时开始?

佛陀时代并无经忏之有,佛陀很殷勤告诫弟子若有过失,应该勇于承认忏悔,求得自性清净,了知诸法本空,如幻不可得!随着时空演变... ...

出家人的生活方式,与时代不配合,可否改进?

正因为生活方式与众不同,所以我们才叫做出家人。我国名家尹文子说:‘名者名形也,形者应名也,然形非正名也;名非正形也,则形... ...

素食的太空时代

  「发现号」航天飞机预计下个星期发射升空,当约翰葛伦在太空中用餐时,将不会再像他36年前在地球轨道上飞行时,... ...

问:我国旧时传说,秦始皇时代曾有印度僧人室利房等十八人来华传教,有没有这件事?

答:这件事不见我国的正史纪载,但是秦始皇和阿育王是同时代的人,当时阿育王派遣一批传教师来到中国也是可能的事。阿育王的祖父... ...

问:释迦牟尼时代印度的社会是不是奴隶社会?

答:近代在印度河流域的发掘,证明在公元前3500-2750年之间,那里的土着民族(可能就是达罗毗荼族),早已有了惊人的城... ...

时代需要我们佛教大有作为

时代需要我们佛教大有作为——为“和谐社会与道风建设”——2007中国佛教公众形象主题论坛而作 全国政协常委、中国佛教协会... ...

台湾佛教思想史上的后印顺时代

一、关于「后印顺时代」一词 「后印顺时代」一词的提出,当然是近一、二十年来文化界之「后」(post-)字思想风潮下的产物... ...

佛经翻译与“格义”时代的跨越

佛经翻译与“格义”时代的跨越[新加坡]顾伟康[摘要]翻译的外在形式是语言的转换,就此而言,影响翻译水平的要素首先就是文... ...

资讯时代之宗教教育课程规划初探

资讯时代之宗教教育课程规划初探---以中华佛学研究所“佛学资讯组”课程规划草案为例释惠敏中华佛学研究所副所长目次§0.... ...

rfedfre

碎片时代的生存准则

    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的主持人张斌,对世界杯比赛的收视率还算满意,他说:“但是,究竟有... ...

rfedfre

亚运志愿者专业服务 走向公民社会时代治理模式

    2007年,“资深志愿者”赵广军成立了以他姓名为名的工作室。作为广州的一个新生NG... ...

第一篇 新时代宗教观 - 恭迎佛指舍利的省思

人间世圣严法师第一篇 新时代宗教观 - 恭迎佛指舍利的省思  恭迎佛指舍利的省思二○○二年,佛指舍利从大陆被迎... ...

石器时代宗教

为史前宗教之主体。于法国西南部、西班牙西北部、西西里岛及乌拉尔山脉南段等原始社会遗址之石洞深处,发现约西元前三万二千年... ...

变迁之时代

梵名Ka^la^ntar 。本书为印度思想家泰戈尔( Rabi^ndrana^th T!ha^kur, 1861~1... ...

网络时代的佛教传播——刘京民老师访谈

2011年1月7日  文/董飞2010年3月20日,复旦大学禅学会一行到杭州永福寺、灵隐寺等处进行游学参访活动... ...

佛教在新时代的社会化和组织化 [王雷泉]

2010年2月4日 今年3月扬州的“人间佛教的当今态势与未来走向——海峡两岸学术研讨会”,我提交《人间佛教的社会化和社... ...

台湾佛教思想史上的后印顺时代(蓝吉富)

蓝吉富教授:台湾佛教思想史上的后印顺时代(第三届印顺导师思想之理论与实践--「人间佛教与当代对话」学术研讨会文章)台湾佛... ...

清风明月 卓荦无忝——赵朴初居士青年时代二三事

大千世界,因缘生灭,芸芸众生,三界火宅。由于历史和时代等因缘聚合,赵朴初居士以杰出的爱国宗教领袖,成为中国共产党的亲密朋... ...

佛教的时代价值及其所面对的问题

好书是值得反复地读、深入地读的,只有这样才能真正达到开卷有益。一、对话是理性的展开笔者曾写过一篇与本书直接有关的短文(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