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痛是觉醒的开始

作者:匿名 - 佛化生活_素食主义_大话素食 -

美国知名佛教作家教珊蒂布榭一生致力于女权运动、女同志醒觉、佛教禅修和写作。1995年她被诊断出罹患第三期结肠癌,顿时她的生命、工作、同志爱人、家庭和朋友的关系,立即陷入混乱和不安当中……

珊蒂布榭凭着她的佛教信仰诚实坚强地面对死亡的恐惧、治疗过程的痛苦。她在病痛里体会到佛法的要义……

敞开胸怀面对苦难

1995年10月,我到奥克兰的医院,住院接受乙状结肠镜检查。虽然我感觉到某些症状,但我不认为是什么严重问题。我以为医生会告诉我说那只是个很容易治好的小病。但这个检查却把我带进医院、手术和化疗的世界。乙状结肠镜检查显示,我的结肠里有个肿瘤,经过结肠镜检查,证实那是恶性的。一个礼拜内,我动了个风险很高的手术,一个月之后,我开始做化学治疗,预计要持?8周。我的工作、我的性生活、我的家庭、我和朋友的关系、我的身体,我生命的所有元素都卷入混乱的漩涡。

1980年,我开始习禅,而进入了佛教浩瀚无垠的传统。在刚开始的3年里,我以为我只要打坐就好,而不必理会那些宗教的仪式。即便如此,因为我是个好奇的人,喜欢新鲜的事,于是我开始研习佛典,聆听师父的开示,并且了解佛教在亚洲的根源;我懂得越多,便学会从佛教的教法去省察我自己的经验。当我遇到困难时,我会忆念经典所说的道理,以及我在静坐时体会到的洞见,自问怎么做才能够利益周遭的有情世间。

这15年来,我勤学精进,无论是独自静坐或是在团体里共修,也跟随着我的师父露丝戴尼森(Ruth Denison),在加州的摩哈维沙漠里。露丝是最早把佛教修持介绍给美国的西方女性;她在缅甸跟随着名的上座部佛教导师学佛和习禅,他要她回到美国弘法。我也去过亚洲,在斯里兰卡短期出家为比丘尼,在泰国和缅甸的寺院挂单。我在写作和教书时,也持续研习佛典和静坐。

我尽量把佛法应用在日常生活里。在医院的肠胃科实验室里的那个早晨,我也是这么做。我记得医生是个高大的非裔美国人,在检查过后和我谈话。“肿瘤都这么大了,我们有九成把握可以确定那是癌症。我会马上打电话给你的医师,我们希望你在一个礼拜内到医院来动手术。”

逐渐明白生命的课题

我的禅修功夫不是很深,我学得很辛苦,经常失败,在禅定和行为的反省上偶尔有些收获。但是我的修学使我逐渐明白生命的课题。在我得知罹患癌症时,我知道我要勇于面对每个经验,尽己所能地观照这经验。我并不是说我必须这么对自己说,因为这是再明白不过的事。我的意思是,我的整个存有都转向这个经验,凝视它且迎向它。

检查过后,我从医院开车回家,我想起我的同伴爱侣克里丝朵如何催促我去作乙状结肠镜检查。在我遇到她之前,她曾经放弃音乐工作,去照顾老年病患。她清楚记得有个女病患就是死于结肠癌,因为她到末期的时候才注意到排便带血的症状。她央求我说:“拜托去作个乙状结肠镜检查吧。”而她所担心的事,现在都成真了。

勇敢面对所遇境遇

在我开车回家时,我才开始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在危机里,我们有许多反应的选择。我们可能会歇斯底里地拒绝接受这经验;我们可能会抱怨那不公平;我们可能会在内心深处否认它,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我们可能会退缩到强迫性的焦虑,或深陷在沮丧里;还有许多其他的可能。但是在这几年里的静坐以及对于现前意识的觉照之后,或者是因为我天生是个积极乐观的人,我没有选择这些反应。我觉得我能做的只是勇敢地面对所临到地境遇。

但是这并不能使我免于平常人的想法和感受,特别是在最初的震惊时。我后来想起有个朋友在听到她罹患癌症时的反应。“我想我是在楼上的包厢里,”她说:“而我在瞬间掉到地窖里去。”确实是如此。

回家的途中,医生的话在我脑海里萦绕不去。我从后阶走进屋子。“好吧,我已经59岁了。”我想。“我写了4本书,我有过婚姻和许多次刻骨铭心的爱情,我从事忠于自己的工作,我也曾旅游各地。我的生活已经是尽可能的充实丰盈。如果这就是终点,那也不错。”

我打开大门,穿过厨房,走进起居室,克里丝朵斜倚在沙发。她整夜未睡,忙着写音乐企划案;我在一两个钟头前出门时看她似乎很困的样子。现在她坐了起来,直视着我,显得忧心忡忡。“结果怎样,”她问道。我穿过沙发,跪在地毯上,眼泪簌簌落下。当我哽咽着告诉她结果时,她抱住我。然后她也哭了起来,我们都感觉到将要临到的试炼的悲伤,以及我的生命可能到了尽头的恐惧。

此刻,我明白佛教的修持并不能使你免于任何事物,不能保护我们不去遭遇到生老病死。这个教法只是要我们的心柔软,敞开胸怀去面对所有的境遇。

病痛体会生老病死

我不曾在医院过夜。时间越来越迫近,越来越不容转圜,他们就要把我推进手术房,把我切成8块。我最害怕的是麻醉手术,把我抛进无意识的黑洞里去,完全的无助,我可能就此不再醒来。躺在那里,我清楚地意识到我的身边就要捱那一刀。我试着召唤我的生命,那个和克里丝朵所说的朋友们紧紧相系的生命。长大以后,我学到许多方法和他人隔绝,活在自己的堡垒里,不是用优越感的幻想安慰自己,就是承认自己的拙劣而自我折磨。情感和心理的空虚把我推到死巷子。我30岁出头就结婚,忙于事业和写作,表面上很快乐的样子,但是我会在礼拜六的早上醒来而无法下床。我的先生会在隔壁玩他的无线电,而我在灰色的雾里漂浮着……我躺在床上,思考我的生活,我明白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需要其他人。但是我知道只有我撤掉心里的堡垒,去除那使我的心充满恐惧的自我防卫,别人才能够拯救我。有一天,我的先生很生气地唠叨说:“珊蒂,你为什么不走进人群呢?”又到了礼拜六,当我躺在床上动弹不得时,我知道我再不走进人群,就会毁灭,因为我的心里有许多东西已经枯萎了;如果我再不救救残存的那些东西,我一定会死去。

开始参加“意识觉醒”团体

我发现70年代初期的妇女解放运动,女人团结起来要改变她们的生活,为所有人创造更人道的未来。我参加“意识觉醒”团体。在那里,女人谈她们的生活。当我听到其他女人的希望和恐惧,她们努力生活、从事有意义的工作并且得到肯定,抚养她们的小孩,并且教育得很好,我便抛下自己所有的成见。在聚会里,当人们分享她们的痛苦和感动时,我有时候会感觉强烈的心意相通,那只能称为灵性的交融,那是某种归属感,不只是对于妇女团体,而是感到归属于整个人类。在我心里唤起一种感觉,觉得对于所有人类都有个责任和慈爱。我找到走进人群的方法,这个行动成为我10年来的修行。从解决我个人的问题,到对于所有生命的回应,是很自然的向上提升的过程。

80年代初期,我成为佛教徒,那时候我已经有许多的体悟,我把修行和政治工作结合在一起。禅修和布施使我在狂风暴雨里屹立不摇,也避免了报复压迫者的暴力行动。

体会生命深层的共融互摄

回顾我的一生,佛教的修行帮助我渡过许多难关和工作的危机,好像是船上的舵,使我在波涛汹涌的大海里勇往直前。佛法告诉我如何观照自己的感觉和经验,细心体会生命深层的共融互摄。

现在,癌症告诉我,在生死交关的时候需要别人,那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在手术准备室里,我把生命的其他部分留在门外,相信它在这个决定命运的日子过后会再回来。

佛教总是强调现象界的互摄。我在医院里感受特别强烈,周遭的人都是僧伽(sangha)。在医院里,我感到“僧伽”的意义增长且深化,我在佛法、女性主义、政治、神学的朋友,我的伴侣,他们都以最纯粹的心来照顾我,而仅仅是出于爱。照顾我的护士和义工也都是僧伽之一。我体会到人类互相提携扶持的因陀罗网就在我四周张开,在未来的几个月里会一直支持着我。

佛法使我想起我与其他众生共享的经验。我们和万物都是四大和合而成的,地水火风,人类也是如此。我们也有相同的轨道:生老病死。我们都是这张网的一部分,它在宇宙里,涵摄且映现每个存有者。

倾听身体的声音

化学治疗使我虚弱得丧失复原的力量。我对药物很敏感,难道不能断定化疗已经奏效而可以停止了吗?但是没有人赞成;如果你接受化疗,就得连续48周。没有什么好商量的。所以我很痛苦。只要我的疗程有明确的规划,只要我知道每天该做什么,我都可以泰然自若地过着每一分钟。现在我进退维谷,既害怕继续接受化疗,又不敢停止。

早上我坐在起居室的椅子上,手边的书本没有打开,回想着昨天禅修老师芭芭拉在我离开时对我说的话:“倾听你的身体。”我凝望窗外在阳光下油绿的树木。“倾听你的身体。”或许答案就在那里,而不是在我猜疑不定的心里。毕竟,接受化学药物、忍受细胞的变化而且日渐衰弱的,是我的身体。我稍微坐直,闭上眼睛,系心在身体内部,注意这个正在静坐的躯壳。我探视脚踝的疼痛和颈部的紧绷。然后我开始专注在呼吸上,亦步亦趋地跟随它。我随着呼吸到我的胸腔里,探视肺脏和心脏。我摸索到腹部,开刀的地方,盘绕着好几英尺长的肠子的腹腔,以及肝脏上的黑色污点。

我观想了许久,我的呼吸像一条线,把心灵和身体缝在一起。我随着呼吸进出,完全安住在身体内部的感受,直到它给我回答:“我接受了太多毒物了。化学药物已经完成它们的工作了,现在它们则是在杀害我。”

这个讯息非常清楚。我安静地坐着,虚已若谷地接收这个讯息,我知道我该作什么决定——我决定停止化疗。

体会到身体的无常

每年我都作结肠镜检查,检查结果显示并没有任何肿瘤。在写作期间,除了回忆那些痛苦和失落以外,我也以未曾有的方式观照我的修行。在这几个月来,我观察自己,有时候会很惊讶,而比以前更了解自己。

我容忍悲伤、孤单、挫折和忿怒的能力更甚以往,我视之为迁流不息的心行。回想那段日子,我看到自己体会到某种真理;就在最痛苦的时候,生命也在潺潺流动,给人喜悦。我看到我们的感觉和念头如何倏忽生灭;就在这个钟头里,我感到沮丧,然后突然高兴雀跃,一会儿焦虑不安,一会儿自信满满……这些心境像海沤似的此起彼落。我看到自己在观察它们,分享它们,有时候耽溺其中,最后又放下。生命就这样生住异灭;烦恼起来,然后快乐接踵而至;念念相续间,生起忿怒、平安、欢喜。

观世音菩萨要我振作起来

观世音菩萨要我振作起来,走到世界里去,仿佛在对我说:“做个有用的人。”《开启莲花》即将付梓之际,观世音菩萨告诉我:“去帮助每个向你求助的人吧。”我照着她的话去做,开设静坐班,把观世音菩萨及其法门介绍给需要帮助的人们,也把我多年来从学到的东西告诉她们。

4年前我停止化疗后,身体慢慢恢复健康。我努力复健,希望受伤的组织早点自我修复。但是我发现化疗的某些副作用仍然挥之不去。我几乎没有嗅觉,味觉也衰退许多。我知道以后都会是如此,我很怀念以前可以享受芬芳和美味的敏锐感官。

还有更深层的变化。我完全妥协于身体的状态。我知道我的身体机能失调,很虚弱;我几乎失去这个身体。我在禅定时体会到身体的无常,其存在如流水一般,或是能量的波动。但是现在的我,就在日常社会的环境里,不认定自己是个坚实的个体,而是一片掠过的光华,或是在舞台上焦点模糊的影像。

作者简介

珊蒂布榭(Sandy Boucher)是美国着名的佛教作家,着有《转法轮》(Turning the Wheel;American Women Creating the New Buddhism)、《发现观音》( Discovering Kwan Yin, Buddhist Goddess of Compassion)、《开启莲花》(Opening the Lotus; A Women's Guide to Buddhism)、《隐藏之泉》(Hidden Spring)等着作。她曾经多次到亚洲旅行,一生致力于女权运动、女同志醒觉、佛教禅修和写作。她曾在艾雅凯玛创设的比丘尼岛短期出家。现在加州,参加癌症病患照顾的团体。

1995年,珊蒂布榭被诊断出罹患第三期结肠癌,她在病痛里认真体会到佛法的要义。康复后的珊蒂布榭致力于癌症病患的照顾与佛教的写作。

这篇内容就是由菩提文库 小编为各位整理 本文地址:http://www.ptfo.net/10264/1222814.html

点击阅读全文



更多关于 佛化生活_素食主义_大话素食 相关内容>>


想成为珍珠,先正视自己是一粒沙子

    如果你不知道自己未来的远景,你就永远到不了那里;如果你对自己的未来没有计划,你就会... ...

善意的救助缘何成为爱心刺猬

一位老人晚上11时骑电动车经过白下区后标营时摔伤,倒地不起,十几名市民自发围成一圈,保护老汉,防止过往汽车碾轧,甚至有市... ...

rfedfre

我行我素 素食主义

据英国民意调查,每五人中就有一人是素食者,有八成的人认为未来素食的人口会愈来愈多,预测到2030年时,英国人全将是素食者... ...

李连杰紧急拿30万元赴台赈灾 公开受访为灾民发声

     88水灾重创南台湾,向来关心台湾的大陆影星李连杰订明天赶来台湾参加中视与三立的募... ...

rfedfre

爱心素食主义是基督教最原始的教义

    依据历史文献及许多基督教学者的研究,耶稣基督与早期的基督徒都是素食者。  ... ...

因爱而存在 中国NGO中的女性们

    女人因爱而存在。世界因女人的爱而存在。   &nbs... ...

rfedfre

尊重动物——选择纯素食

什么是纯素食?    纯素食是指不以任何目的使用或消费动物及动物制品,包括以动物为食物、衣... ...

rfedfre

中国 Web2.0 的责任感——大胆假设更要小心求证

    前段时间,有记者采访 Google 创始人布林,报道 “ Google ... ...

rfedfre

接近上师

    说实话,我想我不是一个适合谈有关对上师虔诚心的人,因为我没有虔诚心。这不是因为我的... ...

rfedfre

温家宝与任继愈:墨香四溢的忘年之谊

    2007年7月11日,93岁的国家图书馆名誉馆长任继愈先生悄然离世。  ... ...

rfedfre

1949年——2009年:60年60本书

    书籍是时代文化的产物,有什么样的时代就有什么样的文化,产生什么样的书籍。时代把文化... ...

rfedfre

摆动手臂行走能节省能量时间

人走路时会摆动臂膀,不是为了保持平衡吗,也不是进化过程的遗俗,而是为了节省能量。人走路时会摆动臂膀。但你想过这是为什么吗... ...

rfedfre

各国素食常用语——西欧

荷兰语Ik ben een vegetarier (我是一个素食者) Ik eet geen vlees, vis of... ...

十二个网络志愿服务的迷思

    若您曾经阅读过刊登在Coyote Communications网站中之"网络志愿服... ...

唐骏:成功的“4+1”法则

    曾任微软中国、盛大公司总裁,现任新华都集团总裁兼CEO的唐骏有一个“成功4+1”公... ...

rfedfre

各国素食常用语——东亚

广东话NGall Tsi Sik Sul(我只吃素)   G,打头的 N ,k,及打头的 T 只发极轻的音 .... ...

rfedfre

一起写:读书不如写书

在互联网时代,维基思想的诞生让世界进入一个全新的商业时代——创意来自于所有人,并由所有人共同完成。于2007年底正式上线... ...

rfedfre

人散后,一钩新月天如水

凡是喜欢丰子恺漫画的人,都会记得这幅作品——疏朗简洁之极的笔触勾勒出房舍廊前的景致,廊上是卷上的竹廉,廊下有木桌茶具,... ...

rfedfre

真空妙有

    真空妙有 佛在,金刚经、中讲:“凡所有相,皆是虚妄”,有人理解为凡所有相都是空。其... ...

rfedfre

德国作家赫塔•米勒获得09年诺贝尔文学奖

新华网斯德哥尔摩10月8日电(记者和苗吴平)瑞典文学院8日宣布,将2009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德国女作家和诗人赫塔·米勒。... ...